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校新闻 >
谈谈中国护士出国常常顾虑的几个问题

谈谈中国护士出国常常顾虑的几个问题

   几年来我接待过难以计数的咨询出国和报考ISPN的护士和护理生。尽管他们各自情况千差万别,但是,很多人存在着多种共性。面对中国护士出国越来越容易的形势,面对越来越多的咨询者,我想把他们这些共性——也就是他们共同关心的几个问题理一理,给更多的打算出国的护士或者护理生提供个参考。

  问题一:外国是否承认中国的学历?

  由于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个大专院校良莠不齐,文凭含金量大不一样的问题,一些国家不承认我国一些学生的学历是有必然性的。面对这个问题怎们办?实际上,不用学生说怎么办,对方已经采取了甄别措施。像美国CGFNS(这些年在我国叫ISPN)考试,澳洲的OET考试,都是甄别措施。特别是美国CGFNS考试,其所涉及的内容可以称之为“全科大夫加全科护理”的基本知识和技能,你要是考过了,对方对你只有刮目相看,而不会再“惟中国文凭评判”。

  问题二:英语学不好怎们办?

  要想通过国外那些考试,毫无疑问,需要雄厚的英语功底,因为那些考试本身就是英语试卷。另外,仅仅考过那些考试,你还达不到到国外工作的语言水平。另一关就是基本语言考试或者口语考试。那么,怎样才能打造出这雄厚的英语功底呢?实际上,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对于我和大多数业内人士来说,属于老生常谈。简言之,英语学习并不难,关键是要持之以恒坚持下去。“持之以恒”不是泛谈,而是有具体定义的,即每天必须做一做英语听说读写练习。至于所花时间,原则上是多多益善,痴迷此道更好。很多人已经有多年的英语学习经验,在此我不再多费口舌,仅仅指出两点:第一点,语言远远没有数理化文史哲难学,特别是口语和没有文学色彩的书面语,基本上没有难度,一学就会。只要坚持学,就忘不了,就会越学越好。第二点,一曝十寒,学什么也学不好,就更不用说学习语言了。听完我说的这两点,大家可以自我反省一下:“到目前为止,我坚持学英语了吗?”按我的接待经验,很多人实际上没有坚持住。既然如此,还谈什么“学不好”?

 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可以概括为:要学好“外国的”护理知识,同时打好英语基础。

  问题三:我怎么才能在一两年之内就考过ISPN,顺利出国?

  如果大家理解了我前面谈的两个问题,就不会再提出这个问题。由于这是个众多咨询者曾经提出的问题,在此,我还是再说上几句。

  专业知识和英语基础特别好的人,在一两年内考过并出国是可能的。但是,对于基础不是太好的人,一两年的时间是不够的。说句本质上的话,前者所花时间实际上不是一两年,而可能是三五年。这种时间上的差异,就决定了“欲速则不达”的现实。请允许我把话题扯得远一点:人家本来是吃三个饼才吃饱的,所以才有力气,你仅仅看到人家吃最后一个饼了,也期望吃一个饼就有那么大的力气,这怎么可能呢?再举一个实际的例子。一个在中国没考过ISPN的学生靠亲戚顺利去了美国。可是,到美国几年照样考不过那里的CGFNS考试。最后,她上网收索,搜到了添翼国际护士培训学校。在报名参加该校的培训后,不到一年,她就顺利考过美国的CGFNS考试。她的情况说明,光有较好的英语水平,专业知识薄弱,照样不行。这两个例子都说明:功到自然成,磨刀不误砍柴工;欲速则不达,心急绕道行;不怕三年一直走,就怕仨月原地停。

  问题四:出国花费大吧?我家条件不行啊!

  出国花费大不大,不能笼统而论。虽然每个人的出国途径不一样,花费也大相径庭,但是,和十几年或者二十几年前相比,现在的出国费用可以说很低廉。一是总额低了,二是通货膨胀使现在的钱贬值了。从另一个角度说,出国可以比喻为投资——人生投资,不出国也有人生投资行为——没有投资哪儿来的回报呢?更何况,投资回报期是可以计算出来的。尽管各国情况不一,但是,基本上可以说,无论到哪个国家,不出一年,出国投资都能收回。关于这个情况,我不具体举例了,网上一搜,例子比比皆是。再沿着这个角度继续说,出国几年后你个人获得的本领足以让你后半生稳坐人上人之位,你的身价比你不出国高出数十倍,甚至数百倍,这岂能是拿一个“回收期”说事的事?我还能给出其他证据证明出国花费不大,就举以上三个,大家思考吧——我的论据成立否?

  问题五:适逢青春期,或者已经名花有主,出国后婚恋问题难以解决吧?

  呵呵,这个问题,我不说,别人都能说出一大堆。第一,现在在外国的中国人,哪个城市也是成千上万,他们在选对象时,当然也是愿意选中国人。第二,对中国人有好感的外国人也多的是——崇拜中国文化的人是很多的。身为护士,地位高,挣钱多,精通对方的语言,这都是让他们感到自愧不如你的地方。第三,现在的交通,分居地球两侧的人,要想见面,也是朝发夕至,无非是要多花几个交通费而已。第四,“青春年华,到了男婚女嫁的年龄”——这是中国古代的观念,改革开放前的观念。看各国的电视剧都能发现:无论哪个年龄段的人都在谈恋爱,哪还有明日黄花一说?

  还有一些也属于共性的问题,但是它们所出自的人群不是很广泛,这里我也就不再一一列举。但愿我的上述认识,能给有志出国的护士或者护理生起一个指路作用——愧不敢用“指点迷津”来标榜拙作。